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:反对将需求收缩与房地产下行混为一谈

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:反对将需求收缩与房地产下行混为一谈
据“国际金融论坛”百家号12月28日消息,12月25日下午,国际金融论坛(IFF)2021第六次学术会议在京举办,会议邀请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、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作了题为“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与新年经济形势”的报告。在这次学术会议上,部分嘉宾就明年经济的增长点、防范经济风险的关键领域、政府投资怎样促进科技创新,以及税收改革的方向等议题,同贺铿副主任进行了深入、热烈的交流讨论。本次学术会议由中央电视台《对话》栏目副制片人、欧美同学会理事刘星主持。IFF 学术委员、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王元丰对会议进行了总结。来自中央国家机关、大型国有企业、民营企业、国家一级协会等相关领域负责人等40余位嘉宾出席会议。贺铿副主任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与新年经济形势结合,针对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形势、存在的问题以及明年经济工作的增长点,阐述了几个观点鲜明的见解。首先,贺铿副主任反对将需求收缩与房地产下行混为一谈。他认为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问题,需求收缩主要是因为居民的消费需求减弱引起的。房地产下行是因为坚持房住不炒政策定位,促使房地产泡沫消退。贺铿副主任指出,根据现行统计制度,考察居民消费变化的重要统计指标是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”。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收缩是从2010年开始的,与经济开始下行时间一致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平均增长率从2000-2010年的12.5%左右,下降到了2015年6%以下。最近两年,由于疫情叠加原因进一步下降到5%以下,收缩很明显。这无疑与失业增加和居民收入增长缓慢有关。他认为,要克服这个问题,唯有釆取有效措施激发巿场主体活力,改革消费与投资失衡问题,实行积极就业政策,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。居民消费是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动力,未来需要着力提升居民的消费需求,增加经济增长的原动力。当前,房地产市场趋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主要原因,一是房地产行业产能过剩,商品房库存量增加;二是居民收入增长乏力,对住房的需求疲软。政府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是正确的,目的是制止炒房,控制加杠杆,防止泡沫爆破。为了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,还出台了“三道红线”政策,这个政策的力度也相对温和。国际上通行的企业资产负债率的警戒水平是50%,而目前的“三道红线”远远高于国际警戒水平,如果不严格贯彻落实,房地产泡沫将会破灭并产生系统性风险。其次,明年新的经济增长点有哪些?贺铿副主任认为明年“新的经济增长点”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。一是科技创新。科技创新是风险投资,投资者要从长远看,要有胆略。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创新一定要与实体经济结合,不要总想着“赚快钱”。二是企业实现数字经济转型。千万不要炒概念,要懂得什么是数字经济。数字经济转型是一个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数字化转型需要有综合知识,加强多学科的研究和应用,尤其要加强基础科学研究,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。数字化转型不是简单的互联网+。人工智能、万物互联(物联网)是基础。在这方面短板很多,要做好补短板工作。中央强调要锻造长板,补好短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有些人以为与互联网相结合就是数字经济,一心想赚快钱,投机取巧,迟早会吃大亏。创新需要有颠覆性思维,希望在技术创新中能涌现一批乔布斯、马斯克那样的人物。三是乡村振兴。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。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,乡村振兴是党的工作的重中之重。投资家、企业家在乡村振兴发展中,一定会大有作为。乡村振兴战略,也可以借鉴日本新农村建设的经验,坚持农业现代化、工业化和城镇化一起抓。把工业引向农村,建设宜工、宜农、宜居的小城镇,引导更多的人在农村工作,在农村居住,让农村剩余劳动力更多地就近就业,实实在在地促进城乡均衡发展。第三,关于实现共同富裕与“防止资本野蛮生长”,贺铿副主任强调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离不开各种各样的资本。各种资本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行为规律,既可以以物质生产过程中的生产要素形式出现,也可以以虚拟经济中的货币形式出现。既有积极的一面,也有消极的一面。如果让资本消极的属性任其发展,就会出现“野蛮生长”现象。所以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,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”。贺铿副主任认为须限制“钱生钱”的资本逐利属性,坚决反对“货币拜物教”思想,要充分发挥资本的生产要素作用,引导资本为实体经济服务,坚持反对“脱实向虚”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为资本设红绿灯,就是为了阻止资本无序扩张。贺铿副主任希望先立法,后设红绿灯,要依法设灯,一视同仁。各种各样的资本在法律面前,一律平等。无论是民营资本、国家资本,还是国内资本、国外资本,只要允许进入了中国市场,就要一视同仁。对于大家非常关心的共同富裕话题,贺铿副主任认为实现共同富裕靠三次分配是很难的,劳动致富、税收改革、社会保障是主要的根本措施。